庄周蝶梦

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

望告知

我记得有一篇文……东哥中心吧,大概就是东哥演过的角色的人格都出现在他身上,现在印象最深的一个片段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的时候,总理出现了然后看到国泰民安然后执念就散了。然后已经出现过明楼、蔺晨……大概还有几个人。

随记

说实在的,双毒要是真有情书也该是小楼昨夜又东风那个节奏的。

多年之后的皇宫

周伯从皇宫私库里出来的时候心情还是很好的,他终于找到了那罐白棋。
不枉他查了十余年。
也不往他往来三千里,跑死了八匹马。
所以他在有人叫住他的时候,破天荒的停下了脚步。

萧云清在宫里信步而行,突然看到一个不该出现的背影,素黑长衫,袖口有银白云纹,肆意得刺目。
他觉得很熟悉,却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所以他叫住了那个人。
那人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只是一声轻笑。

那声轻笑听得他一皱眉,后又一微笑。
他想他知道是谁了。
自十八岁那年之后,三十年不见。
也不知这人是否如旧?
所以他开口,喊了对方的名字。
“苏无双。”

周伯,或者说苏无双,闻言又笑了一声,微微偏头,眉目间都是笑意,在夕阳的的映照下,却又看不真切。
萧云清只觉又回到了三十年前,面前的这个人在月光下影影绰绰,唯一能看到的是嘴角看似温柔的弧度和那几乎代表了永夜的一袭黑衣。
他想见这个人,想了三十年。
事到临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仔细想来,他们之间唯一交际就是三十年前,他强势介入,改变了他命运的轨迹,然后潇洒而去。
于是他开口,也只有当年往事。
“朕知道是你,三十年前,杀了我父皇的人,是你。”
“朕一直知道。”
苏无双终于转过身来,笑着打量着对方,好一会儿才开口。
“陛下认错人了,杀死先帝的是苏无忌,我们是孪生兄弟,自然相像。”
说着辩解的话,语气却是一派悠然,是自信,是对自己实力自信到狂妄,相信这世上没有自己想走不能走的地方。
“朕见过你弟弟,他已然精气颓败,这些年都是勉力撑持,你与他不同。”

“哦?不知陛下以为我哪点不同?”依然笑眯眯的看着对方,连手上的棋罐都没有放下,就是尾音上挑,轻佻的过分。
萧云清沉默了一会儿,他在仔细的看着对方,三十年过去,对方像是变了,鬓边已是灰白夹杂,眼角也有了细细的纹路;又像是没变,让人觉得他骨子里的凶兽从未老去,随时可以,谈笑杀人。

“绝世风华,公子无双。”
萧云清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苏无双面上笑意更深了,眼睛里的光却依然清冷如初。
“陛下,谬赞了。”

“可朕也知道,杀了先帝的人只能是苏无忌。朕该知道的只有这个,不是吗?”萧云清是个非常敏锐的人,所以他在苏无双说话之后,马上接上了这句话。
萧云清感觉得到,这句话后,自己隐隐警觉的神经慢慢放松了下去,刚刚眼波流转间尽是无情杀意的对方也似乎已经安抚了他骨子里的凶性。

苏无双的眸子里终于也染上了淡淡的笑意,他走进两步,拍拍萧云清的肩膀。
“当年的小皇子,如今也长大了。”

萧云清在对方走过来的时候,本能的想要后退,对方实在是过于危险,可是最终他只是僵硬着身体被对方拍了肩膀,没后退,也没闪避。
苏无双倒是随意的很,就像是一点都没察觉到自己掌下对方身体的僵硬。
“就像我当年说的那样,你是个聪明人,也会是个好皇帝。”
“我喜欢你这样的皇帝。”

萧云清微微仰头,唇边似有似无的笑意,有些认真的问对方。
“征伐四方,还是镇压异族?”

“我都很喜欢。”
“当年我在边疆,也见过民不聊生,易子而食的惨象。”
“你真的是一个好皇帝。”
他微微调整姿势,偏着头,抬手自人肩上挑起一缕白发。

萧云清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开口。

苏无双离人又近了些,像是凑在人耳畔说的一句话。
“给好皇帝一个忠告。”
“我通医术,而你,命不久矣。”

萧云清面色一白,却还是保持着神情自若。苏无双也觉得好像回到了三十年前,那个小皇子明明本能的想逃开抗拒,却依然咬着牙,挺直脊背,抬头看着自己的眼睛。

“苏某言尽于此,至于其他,陛下还是忘了苏某为好。”苏无双后退两步,没有转身,只是左脚点了一下地面,整个人便扶摇而上,像是从不停留的飞鸟。

萧云清目视着这个人离开,在第二次改变自己命运之后,再次潇洒而去。
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安静的回到了养心殿,没向任何人提及此事。


















不要吃这对cp,他们并不是真正的cp
这是我的原创……番外
正文是有生之年系列

日常

最近玩了一个游戏……大概能看出了你是哪种皇帝吧……当然不是测试类
《皇帝成长计划2》
我有一个特别好的脑洞,可能最近会写一下。
然后祝福高考的朋友。

段子05

今天有点少,但这是因为一个熊孩子没给我说好的五千字的原因,因为她傻,就这样。

羽扇不是当年模样,卧龙也已死去多时。如今只剩下诸葛丞相,没有知交,没有旧主。故人接连凋零,或天灾或人祸,自己终究什么都留不住。





















好了,困死,去睡了,安安安,好梦。

段子04

今天是断了很久的日更。


诸葛亮靠在轮椅上,迎着阳光,耳边烈烈有风吹过,只是用手指轻抚羽扇,也许现在这种光景就叫大限。他知道自己撑不下去了,也知道自己早就撑不下去了,孝直走的时候,自己就心死了,却一直到现在都放不下,学不会死心。

















没事,大概还能再日更几天。

这不是段子

这个人对于我的意义,大概就是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我永远都成不了,只能仰视,只能看着他利刃加身,仍不改初心。让我知道这世界上确实还有人可以为了自己的理想放弃名声,自由甚至将生死置之度外。他有追求,有理想,也有为之不惜代价的决心和勇气,这样决然的魅力让人觉得他再强势霸道,一意孤行都是可以被理解,甚至是当成闪光点。我永远都不会是这样的人,我也不愿成为这样的人。







我觉得这应该算是某种想法吧

段子03

当年法正走的时候,自己错过了最后一面,后来主公走的时候,不让自己见最后一面,现在自己也要走了,也没人陪在自己身边,咱们,还真是,一样的人,殊途同归。他想起法正留下的最后八个字,“生前身后,了无一事。”禁不止笑,声音里却满是苦涩,又止不住的咳,自己真的已经,只是一个风卷残烛的老人了。



















大概就是死之前的描写吧……今天更的比昨天多,胜利✌️

段子02

诸葛亮能撑持蜀国这么久,能走到今天这步,是因为他还记得和主公的约定,也忘不了法正经常笑意吟吟的说的那句话,“孔明,你是宰辅之才。”他觉得自己真是傻,愿意守着一句话,赔进去一辈子。


























就是这么棒……很快我就会从日更破百到日更破五十hhh

段子01

法正殁,蜀主伤心悲戚,诸葛丞相却似毫无影响,世人只是更确定了那句“只以公义取”,朝臣也多不感觉丞相有何异常。只有诸葛夫人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孔明的眼里像是永久性的失去了某些东西,现在的诸葛亮,更礼貌,更疏离,更飘忽世外。只有诸葛一个人知道法正对自己来讲意味着什么,在他死去的时候,自己的一部分也随之而去。